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天方锦言

步趋李杜学诗词,若谷虚怀访友师。引玉抛砖求指点,甘泉缕缕溢清池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新港海滩剪影  

2015-04-01 03:24:4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新港海滩剪影
时间:2015年3月29日
地点:洛杉矶新港海滩
人物:我的一家
沙滩

“外婆的澎湖湾,白浪逐沙滩,阳光沙滩仙人掌……",唱红了两岸,唱火了澎湖湾。可见,沙滩,白浪,阳光,组合起来,是多么诱人的景观!今天,我们在群山环抱的新港海滩,天蓝蓝,海蓝蓝,就融入到了这神幻般的图画中。所有沙滩都有迷人之处,而新港自有特点。一曰平缓:宽广的沙滩,延伸到海水里;海水里目光所及之处,星星点点也有好多戏水的人。二曰悠长:沙滩中心,有座栈桥,两边沙滩一眼望不到头,只看到沙滩上五光十色,人头攒动。三曰精细:金黄色,纯净无瑕。既细且软,像筛过的面粉。我想,除了全能的上帝,绝非人力可为。上帝特别钟爱洛杉矶人,怎么把沙滩修理得这么纯净高级?这种高档面粉,白案师傅可以做出让你垂涎三尺小笼包子。也难怪 ,清洁工拿一个扇形器,像士兵清探地雷般严谨,提防沙中有铁钉之类伤害游客,这么认真的管理,沙滩质量能不上乘吗?沙滩之上,三步一岗,五步一哨,好多瞭望台。眼前这一座,两层,上有小屋,小屋前立一小伙子,戒备状态,随时准备救援遇险游客。这座瞭望台编号24。五颜六色的遮阳伞在沙滩上百花齐放。百花下,躺倒只有1%衣衫的男男女女让太阳尽情地暴晒。白人和我们的观点不一样,认为晒的越黑越健康越美丽。小孩子干脆用沙子埋没起来,只有眼睛忽闪忽闪。也有四根支柱的小帐篷,垫单上五味杂陈,面包,糕点,啤酒,酸奶,香蕉,苹果,好多,好多人席地而坐,大吃大喝,谈笑风生。沙滩上,泳装男女,川流不息。小不丁,工具齐全。挖沙,铲沙,刨沟,堆山,专注,投入,仿佛要创造地球第八大奇迹。沙滩上忘情的人们,谁也不会想到战火煎熬的阿富汗和伊拉克的难民,国内你死我活争斗的乌克兰和叙利亚死伤的百姓。
踏浪
“啦啦啦啦呀啦啦啦啦……海上的浪花开呀,我才到海边来,原来你也爱浪花,才到海边来。”这是邓丽君唱的《踏浪》,悠扬欢快的旋律,真让我有孔子闻韶三月不知肉味的状态。不过,音乐感动了我,至于肉嘛,还是要吃的。浪花雪白,呼啸而来,直逼脚下,盛情邀请,你能拒绝吗?好多人冲上去了,小家伙一马当先,初生牛犊不怕虎;一对恋人手牵手活蹦乱跳,后来居上;儿子拉着父亲的手,像拉着一只风筝向前跑;这个大肚子妈妈,牵着女儿的手,蹒跚涉水,却也顽强,义无返顾。也有的孩子太小,不断跌倒,不断站起,屡战屡败,屡败屡战。更有冲浪者,抱着舢板,蛰伏水中,等待时机。浪花来了,他们顺势冲上浪尖,然后滑下,突然跌落,有的正正冲下,在前面站起,高举双手,欢呼雀跃。有的翻了跟头,从水中站起来,摸掉满脸的水,准备下一次冲刺。远海,三五比基尼,仰卧舢板上,任凭风浪起,随波逐流,她们可能已经把自己变成了太平洋上的一群嘻闹的鱼?或是海空中一阵阵戏水的海鸥?更远处,条条快艇踮起脚来奔驰,留下一道道超大的白色浪花,好像海上的渔夫在翻耕他们的渔田。我嘛,老迈年高,穿着鞋袜,在水边站着,只能望洋兴叹。浪花来了,就夹起尾巴飞跑。浪花追着我,比我快,最后,鞋子还是打湿了,我无怨无悔。这就是,常在水边站,哪能不湿鞋。
垂钓
姜太公钓鱼,愿者上钩。姜太公无钩无饵,不钓鲫鱼和泥鳅,专钓明君和王侯。钓来文王建西周,建功立业青史留。姜太公之钓,何其高雅!东汉严子陵,辅佐光武打天下,东汉建立后,归隐富春江钓鱼,自得其乐,婉拒光武出山邀请。严子陵之钓,何其高贵。我和老伴,并肩携手,来到栈桥。栈桥很长,深入海上,两边摆有长凳。栈桥是垂钓者的天下,不像好多海上栈桥,两边尽是商店,倒像是专门的钓鱼区。两边栏杆搁置众多钓鱼杆,好多钓鱼人或坐或站,或吃或饮或聊天。好像醉翁之意不在酒,而在山水之间也。这些垂钓者虽然没有姜太公和严子陵之高档,视钓鱼为游戏,真正的收获是快乐。收获了快乐也收获了鱼。这不?这两位的桶里就用水养了好多鱼,有三四斤,其中一位还是老太婆。清一色一个品种,六七寸长,白色,扁平,有点像中国的白刁子鱼。三个一斤多,名叫巴鱼。有的钓了一两条,很多人一无所获。所谓愿者上钩,鱼就愿上那两位的钩,不上你的钩,你有什么办法。不过,人家钓那么多,你一无所获,也是有原因的。不是饵料不好,就是浮子深浅不合适,或是浮子跳动时拉得过早或过迟。师傅就在眼前,可以多观察,多请教。我看那个老太婆用的什么饵料,看清楚了,用的是虾肉。最浪漫的是情侣钓。一人拿竿,一人上饵;一人管这竿,一人管那竿,;鱼上钩了,一人转轮收线,一人运动竿子,然后共同一举,鱼就落在栈桥上,一人捉鱼,一人取钩,将战利品小心翼翼地放在水桶里养起来。二人人配合默契,不时来个笑话,来个媚眼,那才叫快乐!一个华人小伙子,正好钓上一条,他养进水桶里,我摄入镜头里。我和他攀谈起来。天津人,开车一个多小时来的。双休日必来,图个快乐。角落里,一位钓者在睡大觉,赤膊,肥胖,四脚朝天,鼾声如雷,可能正在温柔乡里钓大鱼哩!快乐得很,梦里微笑。栈桥顶端,视野极好,遥望前方太平洋,无边无际,天连水,水连天,浮光跃金,气象万千,多少感慨,油然而生。不由我不念起杜甫的诗句:飘飘何所似,天地一沙鸥。这不,我们就在中国美国之间飘来飘去。难怪先人们感叹:叹人生之须臾,羡天地之无穷。念天地之悠悠,独怆而泪下。太平洋何其广大,我等何其渺小!管他哩!留个影,立此存照。我相信,照片比我的生命长久。于是乎,请一位白人帅哥,为我们拍照留念,以铭记今日之快乐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