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天方锦言

步趋李杜学诗词,若谷虚怀访友师。引玉抛砖求指点,甘泉缕缕溢清池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小放牛  

2014-11-02 13:50:15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小放牛
我家地处江汉平原,滨临刁叉湖,以种植水稻为主,就是人们所说的鱼米之乡。水田耕作全部是水牛。这和北方耕作用黄牛是不同的,因为那里多是旱地。
我的童年在邻村读私塾。放学后放牛也是必修课,农忙假和寒暑假早晚放牛也是理所当然的。牧童短笛是理想的画面,赏心的乐事。可惜我没有短笛,而且牧牛过程,自有甜酸苦辣。现在,回想起来,倒是趣味多,而且历历在目。我家养的是一头大牯牛。这头牛个头大,体重1000多斤;毛色青纯,远看黑黝黝的;皮肤比较光滑,手感比较舒服;脖子比较粗,据说善于角斗;最出彩的是一对牛角,是所谓的筛盘形,两角合起来,近乎一个圆,比好多牛的角好看。有的牛的角像杨叉,向前叉开;有的牛角两旁张开,前端略弯曲,像非洲的野牛。总体上看,这头牛是牛中之帅者。很少有和它比美的。
私塾放晚学后,我就要放牛了。牛鼻子前面两孔之间的隔膜,是人为打穿的,穿一个小木棍做的牛鼻桊(Juan)。桊儿一端大,一端小。大的一端拴牛鼻子,小的一端系牵牛绳子。人们牵上绳子,牛就难以挣脱,跟着人走了。平时,绳子拴在树上或者木桩上,牛就被固定在那儿了。我去放牛,先解 开牛绳,要骑在牛背上,让牛到野外吃草。我年幼矮小,牛身高在一米七以上,上不去。我就摆动绳子,叫:“挖!”让牛站着不动。再扯动绳子,叫:“低头!”牛就低下头来,将头倾斜到我一边。我就踏上牛角,叫:“旺头!”牛就将头举起来。我乘势一跃翻,就稳稳地骑在牛背上了。此时,夕阳西下,霞光万道,稻子金黄鲜亮,小溪彩带涟漪,知了树梢争鸣,莲花水里斗艳,野花上蝴蝶飞舞,池塘边蜻蜓点水,人人都说天堂美,怎比我江汉鱼米乡。我有时,拿一个刚煮熟的玉米棒子,在牛背上有滋有味地啃着,心里美滋滋的。说起牛背上啃玉米棒子,就要说疟疾。有一天,我在牛背上像往常一样啃着甜甜的玉米棒子,啃着啃着,愈来愈没有味道。头疼身冷寒颤,疟疾发作了。我立马将牛绳放松敲打牛身,口里叫:“撇着!”牛掉转头往回走。回到家里,在树上拴好牛,上床了。又经历了一次冷热头痛的煎熬。而且是反复发作。我为什么会感染疟疾?原来在放牛时,牛在水边吃草,我就和小伙伴下水游泳,乐此不疲。游泳学会了,疟疾也患上了。可能是被疟疾蚊叮了。由于长年疟疾,脾脏肿大,在左腹部下方,用手能触摸到脾脏边缘,就像甲鱼的裙边。1956年兵役体检,一位曹主任用手在我的腹部摸了摸,就把我淘汰了。如果我有一段军旅生涯,我的人生历史又将是另一番景像。在上世纪七十年代,有一次我疟疾发作,一位医生说似疟非疟,一支青霉素差点要了我的命:口发麻,舌头运转不灵,小便失禁。同事发现后,叫来医生,打了一支解药,捡了一条命。疟疾把我一直折腾到八十年代,女儿当了医生,给我服了几个疗程的药以后,才彻底根治了。
在水边放牛,牛吃草,我就可以捕鱼。清晨,旭日东升,白雾成带,草上有露,草中有舴艋。牛吃草,惊得舴艋往水里跳,引来许多刁子鱼吃舴艋。我就用竹梢子系线安钩,钩上贯上饭粒,甩下去就是一条刁子鱼。牛一路吃来,我一路钓来。牛吃饱了,我也钓了斤把鱼。还有,太阳升高后,黑鱼在树荫下,水草间,一动不动地晒太阳。我就用一根较大的竹竿,在钩上绑上小青蛙,在黑鱼附近,跳呀跳,黑鱼跃起吞进青蛙,也就上钩了。黑鱼大,一条就是一斤多。还有,雨后水流急,鱼类有逆水而上的特性。用一只小船横在水沟上。游鱼看到横着的黑影,以为遇到障碍物,猛然一跳,就落在船舱里。这种爱跳的鱼叫赤眼佬,几条就是一斤。有一种鱼篮,渍水后的低田里,有许多小鱼。在落水时,留一个口,将鱼篮放在口子里。水可以流出,鱼随水流进篮里,只能进,不能出。等到田里渍水流尽,鱼篮差不多也满了。在牛吃草时,我有时留心稻田边的鳝鱼洞。鳝鱼洞外都有好多新鲜泥浆,那是鳝鱼打洞时排出的。我用手指进洞捅几下,鳝鱼就逃出来了。我赶上去,用中指掐颈部,就逮住了。鳝鱼交莴苣煨汤,味道鲜美。
放牛时,遇到合适的伙伴,在一片大草地,牛吃草,放牛郎玩。玩什么,就地取材。掷鞋子。各人将鞋子脱下,架在一起。我们站在一丈远的地方,将鞋子对着鞋堆掷过去,有的倒一只,有的倒两只,一掷全倒为优胜。输了的要受罚,猫叫,狗爬,跟头,等。再开始。斗草浆。玩者坐成圆圈,抽一根绊根草穗,茎下有一滴白浆。两人白浆一碰,保持者为胜。直到决出优胜者。也玩踢键子,抓石子,跳房子等游戏。对于我来说,参加这种游戏不多。
我的牛,爱角斗。虽然閹骟过,只有一个萎缩的睾丸袋子。但遇到母牛,还是有反应,要到母牛屁股处闻一闻。尽管如此,见到牯牛就要抵脑。且斗过一次的牯牛,再见到时,就有气,仇牛相见,分外眼红。那时挣脱牵牛绳,直奔仇牛。势均力敌的,相向用角撞去,势同天崩地裂。两头牛进入持久战。后脚蹬地,尾巴翘起。然后又调整姿势,又是哐啷一声,又一轮新的进攻。两牛相斗,必有一伤,或两败俱伤。农村俗语,人吃牛的饭。牛是农民头等重要的生产工具,是农民的家当。当然要保护它们。人们用木棍想把两头牛的头撬开。两牛斗红了眼睛,人们的努力无济于事。下面的庒稼遭殃,践踏一大片。牛主要负责道歉赔偿的。败牛开始逃跑,胜牛穷追不舍。败牛逃到池塘里,胜牛也追到池塘。常说,一石激起千重浪。两个庞然大物,扑扑通扑通跳到水里,两声巨响。巨浪汹涌,水柱冲天。胜牛在水中继续进攻,败牛被迫应战。顿时,群鱼飞跃,群鸟惊鸣。败牛要上坡逃跑,胜牛剩勇追穷寇,又将败牛抵到水里。直打得精疲力竭'。人们用杠子边打边撬,特别是胜牛主人抢到了胜牛的绳子,抓住了牛鼻拴子,这场角斗才算结束。我的牛常是挑战者,且是常胜将军。所以,也没少赔礼赔钱。
由于我的牛好斗,很多时候,我只能在偏僻的地方放牛,避免争斗,特别是仇牛。为了排解孤独,我就看书。我看的书都是从我的私塾老师刘武英先生的儿子我的同学处借的。他和我同年,很要好。什么三国水浒红楼梦,大部分是在放牛时看的。特别是三国演义,因为每年夏天,村里有老人讲三国,有声有色,听众也多,反响热烈。所以,我将三国演义翻来覆去地看了多遍。因为可读的书很少,我就将三国演义中的许多段子背下来。孔明的待时歌,隆中对, 舌战群儒说辞,吊周瑜,出师表,祭泸水文,气死曹真骂死 王朗的文字,曹操的短歌行,龟虽寿,等,有些现在还能背下来。现在呢?强记能背,很快就忘了。工作时,八个样板戏的唱词,当时,我全会背,一位蒋同学听我背过,可以作证,现在全忘了。只有这些儿时印在脑海里的精粹,至今仍能脱口而出,为我打下了良好的韵文基础。现在喜爱写点诗文,能写点诗文,实实在在得益于这些融化在灵魂里的瑰宝。是它让我远离群牛,远 离伙伴。诗文让我战胜孤独,让我终身受益。
年稍长,家人并没有让我驾牛耕作。我以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气概,试着驾牛耕田,耙田,耖田。用牛耕田,要在肩上扛上犁,犁前挂上轭头,一手扶犁,一手赶牛。为什么是赶牛?常言道,牵不动的牛,赶不动的马。牛只能在后面赶,马只能在前面牵。肩扛犁也是有讲究的。只能用左肩。因为犁片犁尖是向右的。到了地里,放下犁,取下轭头,套在牛肩上,用在下面的绳子系牢。然后将缆绳后面的横木钩在犁上。牛在前拉犁,我在后面扶着犁尾巴,牵着牛绳,鞭子一甩,就开始犁地了。扶犁也有讲究,要平正。头翘了,犁刀吃不了土,犁不了地;尾翘了,犁刀吃土太深,牛拉不动。犁到头了,要转向继续犁。我提犁转向,还是觉得吃力。我不服输,硬是使出吃奶的力气,转过来继续耕。在犁地过程中,我时而扬鞭催牛起步,时而叫“挖”,让牛停下。扯动牛绳,不停地打牛身,叫“撇着!”牛就向左转了。用力拉牛绳,叫“扯着!”牛就向右转了。少年指挥庞然大物,它也居然默默服从。角斗起来,力拔山兮气盖世。我指挥它,却温顺得像羔羊,得心应手。难怪人们把做驯服工具比做孺子牛。大约半天,一亩地总算犁完了。漏耕的地方不少。但毕竟是我第一次犁田。还是有天下无难事的自豪。以后,是耙地,将犁过的地的土块耙碎,耙平。耙是个长方形的木架子,两条长边钉有耙齿。我一脚踏上去,增加耙的重量,扬鞭起牛。铁齿过后,土块粉碎,。这块地直耙横耙,结束了。驾牛耙地,我能。在水稻田用耖子,我也做过。耖子像个梳子,牛拉着梳子,我扶着,在泥水里行进,将泥土搅成糊糊,准备插秧。我还会拔秧苗,扎把子,插秧;割麦子,稻子,捆草头,用冲担挑草头。挑草头,也有技巧。先用冲担的一端刺进草头,举起来,再刺进另一个草头,两手端平,蹲下转身,草头就搁在肩膀上了。一走动,冲担弹起,嗨哟,大步流星前进了。左肩压疼了换右肩,右肩压疼了换左肩。挑到村旁自家的禾场上,卸下来,就算完成任务了。所谓乡村四月闲人少,一个鸡公四两力,大帮小贴,多少能做些事。农活虽说是粗事,也是有窍门的。我祖父会做也会讲。他教我窍门,做示范。他做农活的姿势,做出来的活路,就是高人一头。我由衷佩服,我努力学习。到头来,我做农活,始终是个半吊子。不过,我还是体会到行行出状元的道理。现在,农村基本机械化了。不是政府或集体包办,而是机械专业户代劳。专业户购机械,政府有补贴。农民耕田,收割,灌溉,除草,治虫,都有机械操作,农民论面积付费就成。所以,原来好多手工耕作技艺就只能申报非遗了。农民种地和过去比,就轻松多了。
解放后,搞土改,我家是中农,不出不进,这头牛保住了。以后,我上了师范,彻底和帅牛拜拜了。再以后合作化了,耕牛归集体了,我也在外地工作了,我家帅牛的结局也不得而知。但是,帅牛的形象长留我心中,时时出现在我的眼前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